当前位置:问答你懂啦 > 感人美文 > 正文

脱了胸罩让男人吃奶头被黑人干了一晚上-官能小

08-20 感人美文

脱了胸罩让男人吃奶头被黑人干了一晚上-官能小说

「你干嘛又脱衣服阿?」我根本不知道美惠阿姨要干嘛?「我帮你爱抚一下,你的身体太紧绷了。」美惠阿姨就一丝不挂走进浴室,从小到大,很少在别人面前脱光洗澡,别说是在一位女人面前,我双手掩住肿胀的yingjin,跟着她进入了浴室。美惠阿姨将头发挽起来,拿一张凳子要我坐下,我的yingjin却是直挺挺的,根本软不下来,就像似一把剑。「抹肥皂吧…」美惠阿姨伸出一只纤细的左手,拿着一块肥皂给我,我的视线正好落在她的yingfù上,一片浓密的yingmao,呈倒三角形,前庭微微张开,中间是左右小yin+chun所包围的船形空间,其空间内有两个开口,位於上方的是尿道口,下方的是ying-dao口,虽然外观黝黑,但是ying-dao口非常粉嫩。

她蹲在我背後,抹着肥皂,顺势涂抹她的rufang,juru在我的背部磨蹭,两团肉球压在我脊椎两侧,非常柔软,她拿勺子将热水淋到我的背上,继续用那对juru在背上,上下磨蹭着。接着她站了起来,握住我的手臂,她身上都是肥皂泡沫,她用下体夹住我的手臂,大小yin+chun在我的手臂磨擦着,大小yin+chun展开,她利用她的躯体帮我洗澡。全身非常酥麻,接着她握着我的yingjin,不断用手抚摸着,一只手伸到我股间,连睾丸也帮我搓揉,我紧闭着双眼,神情非常忘我,只能任由她摆弄。没想到被女人的躯体的亲密接触,是如此奇妙阿…一种温度传到你的心里,「叮…」像一股电流传到自己的yingjin里头,yingjin不只直挺挺,还继续往上翘。「阿凯舒服吗?」美惠阿姨凑近我耳边说道,根本没心思理她。「嗯…」我舒服的张着嘴,仰着头,指尖在鼠蹊部抚摸着。「喔…痒…」这才知道那是我最敏感的部位,我忽然缩着身体。

脱了胸罩让男人吃奶头_被黑人干了一晚上-官能小说

她勺着热水浇在我身上,浴室之间水气弥漫,将我身体的肥皂泡沫给冲掉,她也拿勺子将自己冲洗乾净,「嗤…」拿着香水往自己的腋下和胯下喷着。「阿凯你先到房里,我先把我的头发给吹乾。」我光着身体打开浴室的门,赶紧跑到三楼的主卧,拿着棉被盖在身上。「呼…」收风机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过来,我躺在床上满心期待,我的xingai初体验…

不知道是否太累或是按摩太舒服造成意识不清?眼皮越来越重,都快要眯成一条线,松软的被窝,充斥着一股清香。门框忽然伸出细长的美腿,美腿往内一勾,两只玉手由上而下的抚摸着,非常煽情。「叮…」我眼睛为之一亮,她优雅地走进来,穿着红色蕾丝连身内衣,三点隐约的露出来,一头飘逸的长发,美惠阿姨的嘴唇上,涂抹着鲜红的口红,额外诱人,她特定画着眼影,伸出舌头舔着嘴边。

心理独白:贱货!来吧…糟蹋我吧…来吧…宝贝!我本来要起身,她一把手把我推回床上,她弯下身,露出傲人的juru,圆润的肉球发出油亮的光泽,她好像有涂婴儿油,她弯下身,双手撑着膝盖,缓慢的起身,做着m字腿的动作。唇瓣咬着右手食指:「阿凯!急不得…zuo+-ai要先tiaoqing!」心理独白:真麻烦,赶快做一做吧,慾火焚身了啦,等会傍晚还要看nba球赛转播…公牛队乔丹大显神威,调什麽情咧?她躺在我旁边,手尖在我胸膛画圆:「阿凯,以後你就别叫我阿姨,叫亲爱的…好吗?我就叫你宝贝…你以後放假,都来陪我!」她拿出一千元纸钞,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心理独白:我陈凯、不会为了金钱,出卖routi的!「我说、阿…」我话还没说,她用食指摁着我嘴巴。我都叫习惯,真要改口,还真不习惯。「亲爱的…我不能收你的钱!」我抿着嘴向她说道。「宝贝、你把第一次给了我,这是kaibao费!」心理独白:轰隆隆…碰…轰轰隆隆…忽然感觉一到落雷而下,天阿…我的童贞,才值一千元!「这是习俗,讨一个吉利,收下好吗?」心理独白:不拿白不拿…「好的…亲爱的…」我说完、她把那一千元放进我脱下来的裤子口袋,特意拿着一个红包袋装着。「我要舔亲爱的懒芭罗…」她从床边攅进被窝里,被窝隆起一个人形,她双手握着我的yingjin,「渍…」她用舌尖挑着guitou。「嘶…」有一种刺激感,不知不觉,我的身体缩了一下,「啵…」唇瓣轻轻含着guitou,亲了一下。「渍…」舌尖顺着guitou而下,舔着yingjin。我双手抓着头发,那种感觉很奇怪,温热的舌头,触及到你的guitou或是yingjin,好像产生静电,刺刺的、麻麻的。

脱了胸罩让男人吃奶头_被黑人干了一晚上-官能小说

美惠阿姨的舌尖继续顺着yingjin往下,「渍…」舌尖舔着睾丸中间,「嘶…」我感觉下体一阵酥麻,温热的口液,挑逗你的敏感神经。「渍…」舌尖不断xishun着睾丸,先是用唇瓣hangzhu睾丸,用舌头不断挑动着,接着才是xishun。「痾…」我非常难耐,尽管我试图要掩住脆弱且敏感的下体,她抓住我的手,并且十指紧扣。我不停扭动躯体,她也不以为意。乾脆掰开我的大腿,肆无忌惮地舔着,温热的舌尖,舔着我的肛门,我再度弓着身体。「嘻嘻…亲爱的,你的懒芭肿胀得厉害!看得我非常兴奋!」美惠阿姨笑得yin-hui,我的yanju的确肿胀很厉害,在她眼中的我来说,我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男孩,她也算是从我国中的时候,看着我长大。

她起身、嘴唇上都是油亮的光泽,嘴角还有口水渍,她脱下的红色蕾丝连身内衣,露出黝黑的阴处,她靠着床头上,用手指拨开像花一样的yingfù,露出大yin+chun靠近两股内侧的一对隆起的皮肤皱襞,底下是脂肪为主的结缔组织,起自yingfù,後端逐渐变薄,止於会阴,小yin+chun、位於大yin+chun内侧的一对薄皱襞,色褐或微红,表面无毛。ying+di则位於两小yin+chun顶端的小体,受到刺激而肿胀的肉珠。她迷蒙的眼睛,盯着我看:「宝贝…换你舔我的鸡掰了!」

她把我的头往下摁,我脸就贴在yingfù上,上头有浓密的yingmao,yingfù非常红肿,还有光泽,我伸出舌头舔着,传来奇怪的味道,虽不能说臭,但是非常的腥,比如说是卖鱼摊上、刚捕获的鲜鱼,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独特味道,舌尖舔着前庭、位於两侧小yin+chun之间的船形区,前为ying+di,後为yin+chun系带,我根本不知道怎麽舔,我就吸着…「宝贝…好舒服阿…不要停…」她的手掌张开,抓住我的头。我鼻腔和口腔都是那种腥味,体味夹杂着生殖器散发出来的味道,那种味道一直刺激你的性慾,舌尖舔着ying-dao口,它忽然张开一个xiao+xue,发现那是味道的源头,舌苔上的触感非常黏滑。「阿…好舒服阿…」美惠阿姨不停shenyin,你会感觉yingfù不断的红肿,如同yingjin一般,「渍…」我用唇瓣揪着ying-dao口,不断xishun着,我的唾液不断润滑她的ying-dao。「嘶…阿阿…」或许强烈刺激,她拱起曼妙的躯体,不停地叫着。前戏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着,我感觉异常兴奋,这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我感觉驾驭了一匹脱缰野马。我胆子被壮大了,我用左手食指尖开始挑逗着ying+di,另外四只手指抠着ying-dao。叫声更激烈了…「亲爱的…不要停…」美惠阿姨仰着头不断嘶吼。她的腹部泛起红晕,香汗淋漓,她忍受强大刺激,不断扭动躯体,她的白皙脸颊出现一抹红晕。

我躺在床上,「亲爱的!用力干我…」她起身跨坐在我的腹部,接着她用右手掐住我的yingjin,缓缓擦进ying-dao之中,两团丰臀靠在我鼠蹊部上,她的双手搭着我的胸膛,我双手掐住她那对juru,手指像似陷入两团柔软的棉球,利用拇指指腹,搓揉着薰黑的rutou,rutou受到刺激,变得非常浮肿。「啪啪…」她开始晃动那对丰臀,上下摆动。

「阿…」感觉有一阵痛楚,guitou好像破茧而出,guitou脱开了包皮,整个生殖器在ying-dao壁上摩擦着,接着是强烈的刺激,「晃…」juru随着他的身躯律动,「啪啪…」臀肉不停拍打的鼠蹊部,不出一会两腿间变得非常火烫,一片殷红。「痾…阿…」她不停扭动下摆,双眼更加迷蒙,嘴巴微微张开,不断shenyin,并且甩动她的头发,我起身搂着她,我受不了那对juru在我面前晃动着,我用唇瓣hangzhu,不断xishunrutou,接着用手不断搓揉,肆意的发泄我的肉慾,她的双手勾勒我的脖子。下摆继续扭动着。ying-dao壁开始变得非常黏滑,「滋滋…」性器在ying-dao中不停来回,刚开始非常的痛楚,是因为ying-dao非常紧,现在变松,摩擦之间就会发出声音。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问答你懂啦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nidongla.com/meiw/w2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