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问答你懂啦 > 心情随笔 > 正文

总裁不要了太深了——耳根子也泛着可疑的红晕

08-27 心情随笔

总裁不要了太深了——耳根子也泛着可疑的红晕,百兽之王

“虽然我们只是做了个小小的交易。但还是谢谢你救了我。我不知道我哪些方面引起你的好奇。但我不喜欢有人总抱著看戏的心思出现在我身边。”我也不看他有什麽反应转身离去……

作家的话:新坑准备中。不过不会影响《百兽》的进度……

总裁不要了太深了——耳根子也泛着可疑的红晕,百兽之王

24假意 真情. 发文时间: 10/20 2012 更新时间: 10/20 2012

我就像在泥地里打了个滚,浑身脏污。路过的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著我

我想著不能让那帮宝贝蛋看到我这个样子。

於是我掉头往音乐社走去,希望这个时间可以遇到学姐。我来到副社长办公室。敲了下门。等了一会没有回应。看来是不在了。

“你要找汪琳吗。汪琳不在办公室。”我回头对上那亲和的俊脸。

“老师。”

我感觉到ALEX老师的视线落到身上。“看来你需要帮助。”

总裁不要了太深了——耳根子也泛着可疑的红晕,百兽之王

我尴尬笑笑。

我扯了下身上的衣服一件宽大的男式白T下身是同样宽大的男式运动短裤,感觉就好像小孩偷穿大人衣服一样有够滑稽。

两下的敲门声之後是ALEX独有的亲和嗓音像凉夏的微风般让人觉得很舒服。“好了吗?”

“好了。”我答。他开门进来。不知是我的样子取悦了他还是他习惯唇边挂著微笑的弧度。

他做到沙发上把准备的药箱打开翻找这。“过来我给你上点药。”我听话的过去坐到他旁边。他一手托著我的下巴一手拿著棉花脸上可能有些破皮药水粘在皮肤上火辣辣的刺痛“嘶……”他停了下手看著我“很痛?”废话!我眨了眨眼中的泪花摇了下头。

“女生的脸可是很重要。文文静静不是更讨人喜欢吗。”这话我怎麽听得有些刺耳。意思是我总惹事。

我抓住他帮我上药的手“老师的话有些偏见哦。很伤学生的心呢。”我知道学校的老师是怎麽看我的,不过他们没表现的太明显。再加上我也算是他们的上帝之一。我以为他跟别人是不一样的。看来我是被美色迷惑住了。我终於看清在那双曾让我认为祥和的漂亮眼眸深处的厌恶。“比起这样的施舍。我更喜欢用疼痛保有我的尊严。”我站起身向门口走去“衣服我会洗干净还回来。”房门关上。

ALEX慢条斯理的整理药箱。但如果是了解他就会发现他眼中出现了一丝困惑。他的确是故意说的那些话而她也很敏感的察觉到了。

总裁不要了太深了——耳根子也泛着可疑的红晕,百兽之王

但是这个女孩从头到尾都表现出一丝怒色相反她的眼睛越发的精亮。让他有些妄作小人的尴尬。这个女孩很聪明。

他有些动摇。这个女孩会像他说的那样是特别的吗?

ALEX脑中闪过一张甜美的俏脸。他绝望的闭上眼。陷入深深哀痛……

从办公室出来我的脸上有掩不住的寞色。他可以算是我二见锺情的对象呢。无关男女的情爱,有一点点的仰慕,一点点的崇拜。想要接近却不需要拥有。可这小小幼苗还没冒头就被扼杀的一干二净。

“你这死丫头到底跑那去了。”这还是莫莉第一叫我死丫头看来她真的是气得不清。看她摆出茶壶状的姿势就知道了。张衡的脸色也是非常的难看三哥就更不用说了。连大哥二哥都惊动了。最奇怪的是汪琳学姐也在。

这阵势……夸张了吧。

我苦笑了下“这麽巧,都在啊。”

“巧?你知道我们找了你多久吗?都快把学校翻过来了。我们找到欺负你那帮人她们说你早就回来了。打你的手机也不接。你说你到底去哪了。”莫莉的声音又高了八度听起快要歇斯底里。我忙安抚抱住她拍著她的背“我浑身脏了就去借了一身衣服。手机好像掉了。对不起。我没事了。没事。”

三哥一把把我扯了出来抬起我肿的老高的脸。浑身散发杀人的寒气。其他几个大男生也好不到哪去。远远经过的人都感觉到闪避开去。我想告诉他们我们我没事。三哥放开我调头就走“哥?”大哥拉住我“他有分寸。”才怪,我可没忘上次散布照片的男生被打的惨样。

我忙一个一个安抚这些受惊的家人们。突然学校的广播响起。里面传来三哥声音。“弄好了没有?”

“好……好了。”女声有明显的怯意。

三哥好像是夺过了话筒声音更加清晰响亮“听好了,我是一年X班的浩雷。”学校突然变得非常的安静。“我现在在这里最後说一次,白娜是我们浩家宝贝谁要是敢动她一根头发。就是跟我们整个浩家和莫家过不去。”就算看不脸也能感觉句里寒意。

“雷的母亲家姓莫。”二哥解释。

我点了下头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眼中的湿意。

作家的话:奋力码字中……

新坑准备中……

谢谢大家的礼物和票票俺觉得充满动力

多点留言就更好了。谢谢。谢谢。

25秘事 发文时间: 10/21 2012

艾瑞托著一叠快要高过他高挺鼻子的乐谱。贵族学校就是不一样资源可说用之不歇。乐谱是指定的精装版。内容有多精选我是不知道。不过书的本身是有足够分量的。看那饱满的额间布满的细汗就知道了。

艾瑞嘟起粉嫩嘴唇抱怨“喂你有没有一点同学爱啊。看我拿这麽多东西都不帮忙。”

我走在前面闲闲的看了他一眼。“我有什麽好处?”

他有些气结“就知道你还在记恨。”

“我这还是跟你学的。”我讽刺他的见死不救。

“一点都不可爱。”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对你不需要吧。”

艾瑞觉得心脏抽痛了一下。他甩开这可笑的心绪。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问答你懂啦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nidongla.com/mood/2855.html